【學子故事】李楷:走向未來
2019-06-14

回顧我在薩里學院度過的四年,那么一定要從歸屬感說起。想必所有的學生在初入大學時都會產生和我一樣的不適感。不同于高中時代,大學再沒有一個事無巨細的班主任,每一個相對獨立的個人讓集體這個概念難以成型。如果說剛剛入學時的班歌短劇大賽算是讓我稍微熟悉了同班同學外,真正讓我覺醒了我是一個薩里人的事件,非文抗莫屬了。

紅高粱,是個至今讓我魂牽夢縈的詞,提起她時,有榮耀,有興奮,有激動,有慶幸。回憶起最初被指定我們這級男生參與時,或許大多數人內心是反抗的。面對著長達兩個月的訓練,每日在地上摸爬滾打,毫無舞蹈基礎等等問題,有人退縮了,甚至我當初也動過“哎呀要不學一下走路順拐然后被淘汰好了”這樣可笑的念頭。現在回想,好在這只是一個念頭。再過多的贅述訓練時的艱難就失去了意義變成了抱怨,在度過了兩個月靠胳膊上床的時光后,那晚的體育館,成為了我大學四年的高光時刻。聽著我們院方陣的嘶吼,看著無數混不進體育館的同學的怨念,目睹著在奪冠之后所有人的興奮。我突然意識到之前我對學院的疏離與隔閡都在這一刻碎裂,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個人與薩里的聯系,感受到了無論你為集體付出什么,背后都有無數人搖旗吶喊的力量。我想我們院的每個人,在這四年里,都能找到一個屬于自己的融入機會,這是我們院文化氛圍的使然,也是我們院所傳承精神的必然。當你真正的融入薩里這個大集體之后,再面對某些人的竊竊私語時,你大概就能理解他們在酸什么了。

人的記憶是有選擇性的,回憶起大一,那毋庸置疑便是文抗與紅高粱。回憶起大二,可能就是參與辯論隊的那段日子了。兩天前看見朋友圈里我們院啟鳴杯拿了冠軍,看著賽場上依然活躍著的當年隊友的身影,恍然間意識到,雖然辯論比較小眾,但每個人都可以選擇自己的領域堅持,而你大學期間所做出的所有努力,都是為我們的學院添磚加瓦。

大三對于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分水嶺,前兩年是新奇,后兩年是現實。不管是單雙學位分班,還是未來前途選擇,大學生活的重點都慢慢發生了轉移。我想我們這級大多數人都需要心懷感激,要感激有人為了我們更好的發展替我們擋下了一些東西。言歸正傳,我的選擇相對于我們院大多數人來說是一個異類,我選擇了考研,很不巧還一戰失敗了。現今來再追究當初選擇的原因或者再懊悔沒有選擇相對更容易的出國已經失去了意義。需要思考的是到底是什么樣的道路才更適合自己?

如果給我們身上打一個共同的標簽,會是什么呢?開放包容是我們所有人的特點。這點在我們院大多數人的畢業去向上得到了充分體現。世界各地的名校是我們大多數同學的目的地。這也側面反映出:考研對于我們院的學生,不是唯一的選擇。既然不是唯一的選擇,那么就失去了破釜沉舟的勇氣。

我自認為備考時的自己還算努力,但上網一搜每天動輒18個小時的奮斗的同齡人們,可能我們在選擇考研時天生就缺少了一種“三千越甲可吞吳”的決絕。

不過,考研與出國之間的理念之爭,沒有絕對的好壞之分。在我看來,這更多的是一種對自己未來的職業規劃。若是心向國際化的跨國公司,出國是不二之選;若是有心進入體制發展,考研會更適合自己。

我今年初試的分數雖然離心目中的院校有點差距,但還是有幸參與了復試,這就是我今天要分享的第二個“慘痛教訓”。考研,尤其是好學校的研究生,是個充滿荊棘的道路。坎坷不僅來自于初試,更來自于復試。那些我們理想中的院校們的復試,大量存在著諸如1:4.2的復試淘汰率這樣的門檻,我們學院是開了很多專業的課程,但是這些課程的深度與個人的學習程度卻是遠遠不足以支撐過專業復試。如果初試沒有通過,還可以安慰自己是英語沒學好來年再戰之類的,但如果再來一次卻栽倒在了復試上呢?這是一條崎嶇的獨木橋,橋的那頭是光明的未來,但同時橋下也是萬丈深淵。所以為了避免墜入空擋,在準備復試之余廣泛的接觸工作信息會是個更好的選擇。有了充分的準備,若是考上自然萬事大吉,還能給自己積累經驗;若是失利也給自己留了一條后路,有利于來年再戰。

我的室友對我考研的選擇充滿了欽佩,我同樣也將這樣的欽佩傳遞給將來做出這樣選擇的你們,每一個選擇考研的人都是勇士。同時希望我分享的這一點東西能夠在你做出選擇的時候提供一點幫助。

看著畢業通知的時間一點一點臨近,多了些惶恐,但也多了些斗志。對于畢業的我們,和對于未來的你們,“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我們身上薩里人的烙印,在未來社會上能給我們帶來遠超想象的回饋,這是來自于集體的認同感,也是來自于我們學院所傳承和傳播的東西。

                                                         畢業去向:華潤集團

                                                         [email protected],com

 

2013年c罗总进球数